<pre id="0911o"><label id="0911o"><xmp id="0911o"></xmp></label></pre>
<acronym id="0911o"><label id="0911o"><address id="0911o"></address></label></acronym>

    <track id="0911o"></track>
    <table id="0911o"><ruby id="0911o"></ruby></table>

  • <table id="0911o"><option id="0911o"></option></table>
  • <pre id="0911o"><label id="0911o"><menu id="0911o"></menu></label></pre>
  • <pre id="0911o"></pre>
    <track id="0911o"></track>
    <track id="0911o"><strike id="0911o"></strike></track>
  • <acronym id="0911o"><label id="0911o"></label></acronym><table id="0911o"><strike id="0911o"></strike></table>

      <pre id="0911o"><label id="0911o"><menu id="0911o"></menu></label></pre>

          歡迎訪問國際儒學聯合會
          簡體中文
          當前位置:首頁 > 名家訪談 > 采訪實錄
          后疫情時代為生態文明建設開啟廣闊前景
          發布日期:2021-12-01 來源:《光明日報》

          微信圖片_20211201172136.jpg


          約翰·柯布


          美國人文與科學院院士,美國加州克萊蒙特研究生大學終身教授,世界著名后現代思想家


          微信圖片_20211201172140.jpg


          楊富斌


          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榮譽學院執行院長、生態文明拓展中心主任、教授


          微信圖片_20211201172143.jpg


          肖連兵


          光明日報社國際交流合作與傳播中心秘書長



          生態文明理念需要中國思維方式


            肖連兵:尊敬的柯布院士、楊富斌教授,你們如何看待新冠肺炎疫情對人類社會造成的影響?疫情是否會驅動人類社會加速進入生態文明時代?


            楊富斌:新冠病毒可謂人類公敵。面對疫情,人類從未像現在這樣迫切感受到是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根據建設性后現代生態文明理念,超越工業文明的不可持續性,走向可持續發展的生態文明社會,是人類未來文明發展的不二選擇??少F的是,我國于2018年將生態文明寫入憲法,吹響全力建設生態文明的號角,這是人類文明發展史上的偉大創舉。


            柯布:疫情必將嚴重影響人類社會,世界必將因之而改變。因為疫情等危機使我們清楚地看到,我們生活在一個相互聯系的世界上,沒有人是真正的孤島。很多美國人現在對政府極度不信任,不信政府所說,這意味著美國社會的分裂加劇了。


            目前,與新冠病毒相比,氣候極端狀況更有力地指向人類對生態文明的需求。氣候變暖是全球性問題,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從某種意義上說,自人類開始反思工業文明的不可持續性、探索新文明之路時,生態文明的理念探險就已開始了。后疫情時代為生態文明建設開啟了更廣闊的道路和前景。


            肖連兵:柯布院士,作為建設性后現代生態文明思想研究方面頗有建樹的思想家,您對人類超越和揚棄工業文明,走向生態文明社會的理念和實踐有哪些新的思考和觀點?對您早期的著作《是否太晚?》以及后來的《21世紀生態經濟學》《生命的解放》等著作中的思想觀點有哪些修正、補充和發展?尤其是在生態文明理念方面有哪些新的觀點和主張?


            柯布:我的基本觀點迄今并無多大改變。但我近來思考更多的是,為什么在西方真正認識到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性并采取實際行動的人并不多。西方人根深蒂固的實體思維方式可能是其根本原因之一,它內在地阻止人們覺察到,我們相互內在于對方之中。印歐語言本質上把世界看作由實體構成,因為我們是用語言思維的,印歐語句通常圍繞句子的主語來構造,把各種屬性和特征歸結于主語,講述同一個主語在另一句子中發生了什么,同時以第三人稱來陳述主語的行為,主語在每一個句子中所指的都是同一個存在。當西方哲學家思考時,就把這個主語當作不變的實體,并認為這個實體是特征變化和行為差異的基礎。西方科學家發現和理解量子非常之難,因為量子的概念不適合實體性的物質世界。我的好友量子物理學家大衛·玻姆曾跟我說過,當人們用動名詞取代名詞和代詞時,他們就會理解量子世界了。


            因此,在生態文明理念方面,我認為,這個世界非常需要中國的引領。因為中國的語言和文化內在秉承了非實體的陰陽思維、變化思維和過程思維。我殷切希望,中國在吸收印歐科學的同時,繼續用自己的語言和文化來思考這個世界。


            肖連兵:楊教授,您如何評價柯布院士對生態文明理念的認識?


            楊富斌:生態文明建設需要理念先行。用英國著名哲學家懷特海的話說,文明發展需先有觀念的探險。西方傳統實體哲學不能擔此重任,唯有堅持恩格斯提出的“世界不是既成事物的集合體,而是過程的集合體”的辯證思維方式,方可為生態文明提供堅實的哲學支撐??虏荚菏繌挠W語言的主謂結構上,分析實體哲學的語言學基礎,頗有新意,使我們明白那些操印歐語言的西方政要和學者緣何難以從總體上考慮當代人類面臨的全球性問題和文明未來發展問題。我認為,若不能從總體上思考人類文明的未來,就難以真正理解以生態文明超越和揚棄工業文明的必然性、必要性和合理性。


          生態文明社會的核心價值是和諧共生


            肖連兵:除了以柯布院士為代表的建設性后現代思想家以外,其他西方學者多研究氣候變化、土地倫理、環境保護、生態保護、可持續發展,談生態文明不多。你們認為原因是什么?


            柯布:原因可能有二。一是生態文明概念的使用同中國有關,而西方一些媒體都在忙于傳播中國的“負面形象”。在他們看來,促進生態文明就是在追隨中國,因而他們不會這樣做。我個人的感覺是,雖然這種負面宣傳對美國人的態度有所影響,但大多數美國人并不排斥這一來自中國的話語。二是整個西方教育和政治制度對整全性思維非常不利。西方人通常認為,整全性的東西不是實體的、具體的,不能給人以指導。因此,西方對整全性的項目通常不會有經費投入。具有整全性目標的非政府組織幾乎很難生存下來,除非它能提出具體的項目,并能因此得到經費。這種情況在過去半個世紀變得更糟,20世紀的西方人已習慣于把可持續發展運動碎片化,認為一般地談論可持續的世界毫無意義,甚至談論可持續經濟學理論都過于空泛和模糊,而應當談論具體的可持續思考,如石油或水源。由于沒興趣去展望或預想不同的文明,所以西方學者很少使用相關話語來直陳未來文明。這是進步的主要障礙。


            但在公共機構和教育圈子以外,對整全性思維的呼喚則未被摒棄。在這里人們明白,碎片化是個問題,那些阻礙思考生態文明的現代主義正統觀念已失去對個體思想者的控制權。


            楊富斌:西方政要和學者對待生態文明的態度啟示我們,首先,決不能把生態文明簡單地等同于環境保護。歐美發達國家的自然環境不可謂不好,其醫療條件也比發展中國家強得多,但其抗疫效果不佳則是客觀現實。其原因恐怕主要是這些國家人與社會、人與人的關系不和諧。其次,建設生態文明顯然不是要拋棄人類現代文明,主張人類返回狩獵和采摘時代,而是致力于建設揚棄和超越工業文明的新文明形式。工業文明在給人類帶來巨大福祉的同時,確實也給文明帶來徹底毀滅的危險。這次席卷全球的疫情更徹底地暴露了工業文明的“死穴”,即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的和諧共生關系遭到嚴重破壞,致使那么多人失去寶貴的生命。因此,我國提出生態文明戰略不僅是中華民族而且是全人類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是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作出的正確的戰略性抉擇。


            肖連兵:在你們看來,生態文明社會應具有哪些特征?


            柯布:第一,在生態文明社會里,物種之間以及諸物種與人類之間要保持適度平衡。和諧的生態系統建立在每個物種都能從其他物種那里得到其所需,同時又不損害后者作為一個物種的繁榮。第二,生態文明社會應能平衡競爭與合作。生態文明社會的核心價值顯然是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人的和諧共生。而在西式工業文明社會中,不同共同體的人相互合作是為了打敗其他共同體,這種情形在歐洲已延續數世紀之久。二戰后歐洲各民族決定以更為包容和不排斥任何一方的共同體形式相互合作,這樣歐洲各民族之間的戰爭現在才似乎是不可想象的。這可謂邁向生態文明社會的重要一步。但我們也不應排斥競爭,因為競爭也具有真實的價值。


            楊富斌:“生態”概念來自生物學,主要是指各物種之間及其同自然環境之間的和諧共生關系?!拔拿鳌敝饕侵溉祟惖拈_化和社會的進步狀態。把生態與文明相結合,以生態文明作為核心概念來設想和創造人類未來的文明形態,提出這一愿景和目標顯然是人類文明理念探險方面的重大創新。過程哲學家懷特海曾指出,文明社會具有五種品質,即真、美、藝術、探險、平和。生態文明社會的主要特征,似乎也可從這五個方面來考慮和設想。


          休戚與共,才能走向可持續的生態文明


            肖連兵:從此次世界各國抗擊疫情的不同手段、途徑和效果來看,若是沒有和諧共生的人與社會、人與人的關系,沒有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就難以在抗擊疫情方面迅速取得成效。在后疫情時代,生態文明建設是否會有新的要義?


            柯布:但愿我能對這個充滿希望的愿景有所幫助。不少國家和民族正在共同努力,以限制新冠病毒流行,他們真誠地欣賞合作的價值。但遺憾的是,我沒有看到美國使競爭服從于國際合作。美國一直在阻止那些不屈從于它的國家獲得所需的疫苗。我們希望某件事情會喚醒我們的領導人,使他們明白,即使對美國人來說,一個健康的星球也遠比美國當老大更重要。共享一個活生生的星球,要比充當一個死星球的老板好得多。


            目前,很少有其他國家像美國這樣,如此強烈反對戴口罩和接種疫苗。一方面這源于美國長期的欺騙和剝削,另一方面可能有部分精英正在利用這次危機進行操縱。許多美國人最近知道了政府和企業過去欺騙和剝削他們的許多手段,其結果是懷疑和不愿合作。因此在后疫情時代,生態文明建設似應更強調人與社會、人與人的和諧共生,應更強調人民的團結。


            楊富斌:從全球抗疫來看,人類只有結成命運共同體,共同抗擊新冠病毒,才能取得良好效果。在全球化時代,由于人類交往的便利、公共活動的頻繁和物流的全球性迅速流動,沒有人類命運共同體結成的鋼鐵長城,世界就難以抵御病毒的肆虐。中國迅速取得抗疫成功的經驗已充分證明這一點。歐美發達國家雖有好的自然環境和精良的醫療條件,但因黨爭激烈、資本利益至上和社會撕裂等原因,抗疫效果不佳,生靈涂炭,著實令人唏噓。


            肖連兵:在《21世紀生態經濟學》一書中,柯布院士特別強調懷特海的共同體思想,認為萬物都是一個共同體,人類社會當然更是一個共同體,整個宇宙乃是一個共同體的共同體。楊教授也談到懷特海的觀點。疫情傳播不分種族和國界,凸顯出人類命運與共。你們如何看待建設性后現代生態文明理念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關系?


            柯布: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是更為有力的表述,認為人類應把整個地球看作一個共同體,這個共同體要為人類共同的未來負責。只有這個共同體允許諸多差異存在,人類才會有共同的未來。而建設性后現代生態文明理念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是內在相通、高度契合的。國際社會必須樹立人類命運休戚與共的理念,并為此共同努力,才有可能使整個人類文明發生轉向,從不可持續的工業文明走向可持續的生態文明。


            楊富斌:的確,共同體理念在懷特海過程哲學中占有重要地位。在某種意義上,建設性后現代生態文明理念是以共同體理念為其哲學基礎的。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不僅在深層次上與宇宙共同體理念相契合,而且同人類命運和未來文明緊密聯系,對全世界和人類未來文明更具有正確的導向意義。


          中國的碳減排舉措是在正確的方向上引領世界


            肖連兵:中國確立的新發展理念強調生態文明建設,你們對此有何評價?


            柯布:非常感謝中國給世界提供了“生態文明”概念,并以此來命名我們所希望的共同未來。這一概念是現有的最佳話語,它使我們明白,人類不可能退回到狩獵和采集社會,因為沒有任何其他文明能處理世界全體居民的可持續生存問題。這意味著,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現有的以工業文明為基礎的農業、工業、教育、城市化、政治、經濟和文化模式。而現在正進行的大多數改變還不夠根本。應當認識到,種群正在衰退,而中國結束這種衰退不斷加劇的方略,要比西方提出的瘟疫、戰爭或餓死的辦法好得多。


            楊富斌:從生態文明建設視角看,新時代的國家治理理念須以生態文明建設為價值目標,致力于建設中國式的“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這已超越了以西式工業文明為基礎的現代化概念,成為以生態文明為基礎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化。以柯布等為代表的建設性后現代主義者,雖然批判西方現代性的弊端,但并不否定現代化及現代科技的作用和成就。中國式現代化的終極目標是為了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這與西式現代化是為大財團賺取更多利潤的終極目的是大相徑庭的。


            肖連兵:為應對全球變暖和促進生態文明建設,中國將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力爭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并正在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行動方案。你們對中國正在進行的生態文明建設的實踐有什么評論?


            柯布:中國的碳減排舉措是在正確的方向上引領世界。我認為,對如何吸收碳的問題,若無整全性的考慮,就很難達到目標。例如,健康的表土包含著無數生命有機體,能大量吸收空氣中有害的碳。如果中國大規模地把表土恢復成健康土壤,就能同時解決過剩的碳,其種植業可以更好地應對不可預知的天氣,就能用可持續農業替代不可持續農業。在整全性思維方面如今沒有專家,但當我們面對史無前例的疫情等危機時,相對于西方風格的專家,我對中國人的智慧和深思熟慮更有信心。


            楊富斌:柯布院士建議我們從整體上考慮碳排放問題,確實十分重要。碳排放不僅僅是技術問題,也是需要從理念、計劃、工農業生產、城市化等各方面綜合考慮的大問題。解決我國碳排放問題,按照西式現有做法似乎是不現實的,只能從我國新發展理念以及生態文明理念出發,綜合治理碳排放,才有希望。


            肖連兵:作為建設性后現代思想家,柯布院士對有機農業情有獨鐘。而一些國家必須發展現代化農業,以提高糧食和農副產品的產量,滿足人口需求。您如何看待這些矛盾?


            柯布:在現代西方世界,人們認為省錢比可持續性更有價值,或者比工人的福利更有價值。事實上,在第三世界國家,凡是引入工業化農業的地方,農民都沒有能力參與競爭。未來,大多數人類勞動有可能被機器取代。我認為,如果這樣做導致社會不可持續,那它就是非理性的。以有機農業來改良土壤,將會產生其他效益。如果工業化農業讓社會支付其全部成本,那么它就很難幸存下來。我們要計算全部成本,應包括空氣中碳含量的增加。最終可以看到,有機農業是比較劃算的。


            肖連兵:楊教授,您認可柯布院士的觀點嗎?


            楊富斌:據調研,有實驗證明,有機農業產量絕不比工業化農業產量低。若以利潤來衡量,有機農業肯定不如工業化農業賺錢,且費時費力。但從生態文明視角看,有機農業才是超越工業化農業的必由之路,也是造福人類子孫后代之路。


          中國向世界闡明生態文明關懷生物多樣性


            肖連兵:在《生命的解放》中,柯布院士特別強調,要把包括人與其他萬物的生命從舊的觀念中解放出來。從全球范圍看,這次疫情對當代國家治理構成了挑戰,疫情在一些國家大范圍蔓延,并出現多次嚴重的沖擊波。疫情伊始,中國政府便秉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采取“應收盡收,應治盡治”的方針,您對此有何見解?


            柯布:甚至美國人也廣泛承認,中國對疫情的處理遠好于美國。民主黨人把美國抗疫失敗歸咎于特朗普總統。如前所述,基于對公司和政府的懷疑,美國社會的反應已變得混亂不堪。過去,美國從自設的道德權威上獲得某種力量,現在人們已普遍認識到這類權威不復存在。另一方面,盡管美國進行負面宣傳,但中國正獲得其國際地位。當中國堅持“以人為本”時,就已獲得了積極的關注;當中國繼續堅持幫助他國抗疫時,其國際影響更大。


            肖連兵:楊教授,對此您怎樣看?


            楊富斌:中國抗擊疫情的成效,集中體現了生態文明理念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重大現實社會價值。中國抗疫成功最重要的經驗之一,是人與社會、人與人的和諧共生關系發揮了重要作用,這種關系的力量是無窮的,這正是生態文明理念的力量所在。美國等西方國家之所以抗疫成效不佳,最根本原因不是出在人與自然的關系上,而是出在人與社會、人與人關系的分裂上。人們對政府不信任,對黨派之爭深惡痛絕,對公司和政府的聯合欺騙無可奈何,那就只能選擇不合作。結果,是否戴口罩和打疫苗也成為嚴重的政治問題。


            肖連兵:《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在中國昆明舉行,你們對中國在推動世界生態文明建設領域的貢獻有何評價?


            柯布:現代世界造成無數物種滅絕?,F在中國恪守承諾,認真致力于生態文明建設,使中國成為主辦這種國際會議的好地方。中國向世界闡明了其倡導的生態文明關懷生物多樣性,而不是像某些行為體只關懷能掙錢的物種。中國再次有機會向世界表明中國提供了更好的選擇,我希望中國抓住這個機會。誠望中國智慧與現代西式聰明才智各居其位、各盡其能。如果是這樣,中國將有真正的機會向世界表明,在使用科學和技術的同時,如何超越現代科技,使其服務于人類,并療愈這個星球。誠望中國人堅持自己。


            楊富斌:柯布院士是最早在世界上提出“生態文明的希望在中國”的國際知名學者,他一向認為中國最有可能引領世界生態文明建設。因為我們既有優秀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傳統文化和馬克思主義科學理論作指導,又有完善的制度保障,團結一致、自信自強、守正創新,一定能創造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態文明的偉大奇跡。






          天天综合网久久综合免费人成,国产色综合久久无码有码,天天爱天天做天天做天天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