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0911o"><label id="0911o"><xmp id="0911o"></xmp></label></pre>
<acronym id="0911o"><label id="0911o"><address id="0911o"></address></label></acronym>

    <track id="0911o"></track>
    <table id="0911o"><ruby id="0911o"></ruby></table>

  • <table id="0911o"><option id="0911o"></option></table>
  • <pre id="0911o"><label id="0911o"><menu id="0911o"></menu></label></pre>
  • <pre id="0911o"></pre>
    <track id="0911o"></track>
    <track id="0911o"><strike id="0911o"></strike></track>
  • <acronym id="0911o"><label id="0911o"></label></acronym><table id="0911o"><strike id="0911o"></strike></table>

      <pre id="0911o"><label id="0911o"><menu id="0911o"></menu></label></pre>

          歡迎訪問國際儒學聯合會
          簡體中文
          當前位置:首頁 > 名家訪談 > 采訪實錄
          黃瓊瑤:漢學家戴密微的漢詩研究
          發布日期:2021-07-19 來源:《中華讀書報》


          微信圖片_20210519175305.jpg


            “如重學漢學,當選漢詩研究”。此語出自法國著名漢學家,法蘭西學院名譽教授戴密微(Paul Demiéville),他是法國漢學家中繼往開來的人物,他從19世紀20年代在越南河內開始了漢學研究生涯,之后輾轉中國、日本,30年代回到法國,成為二戰后法國首位具有世界影響的漢學家,被譽為漢學界的“領導者”。戴密微的漢學研究范圍極廣,對于中國的佛教、敦煌學、文學、思想史等皆有深入的探索,著有的專書、論文、書評等共計300余種,其中最為人熟知的是他的佛教研究和敦煌學研究。那么為何他在晚年會發出研究漢學應研究漢詩的感嘆?他在自己漢學研究已經功勛卓著的基礎上又是如何去研究漢詩的?


            實際上從他在敦煌文獻中發現王梵志開始,戴密微就保持著對中國詩詞極大的研究興趣。雖然戴密微謙稱自己漢詩研究開始得較晚,但這卻成為他終身的愛好,他認為中國古代詩歌是“中國天才之最高表現”,“漢詩為中國文化最高成就”,他的這般推崇可以說與前輩漢學大家沙畹(Edouard Chavanne)、馬伯樂(Henri Maspero)大異其趣。196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贊助出版了戴密微編選的《中國古代詩詞選》(Anthologiedelapoésiechinoiseclassique)。戴密微晚年還嘗試收集中國古代的遺世詩,輯成《中國臨終詩集》(Poèmeschinoisd’avantlamort),遺憾沒能在其身前付梓,后由戴密微高足、漢學家桀溺(Jean-Pierre Diény,其名“桀溺”出自《論語》中的“長沮、桀溺耦而耕”,同時也是其法語名音譯)完成其志。戴密微的漢詩研究著說雖不多,但皆為珍品,其中錢林森編著的《牧女與蠶娘——法國漢學家論中國古詩》中收錄了影響最大的三篇,從這三篇鴻文中可以看出戴密微對中國詩詞的探幽析微和真知灼見,并且基于他深厚的漢學積淀和廣博的研究視野,他尤其關注從中西文化差異中去把握漢詩??傮w而言,他的漢詩研究具有如下特點:


            其一,從漢語的語言特性進入,時刻觀照其與西方詩歌迥異的美學特性。戴密微認為中國遍地是詩,從來沒有哪一個國家像中國一樣,詩歌居于如此優先的地位,從稚子到老翁,從鄉野到廟堂,從朝暮到四季,詩歌無處不在,從中產生,從中復現,發揮著它獨特的作用和功能。戴密微認為,詩歌在中國居于如此重要的地位與中國語言的固有特性有極大的關系,漢語的組成單位是單音節方塊字,在基本的語法結構之外,格律和節奏組合可以產生和表達更加豐富的意義,這也成為了詩歌誕生的沃土。漢字語法多樣卻沒有漢字形態變化的對應,人稱、詞性和時態的變化在直觀上無法捕捉,詩歌意涵因此充滿豐富性和隱喻性,而漢語詩歌的這些特點會在用多音節語言(如英語、法語等)翻譯時丟失,這使得西方讀者接受起漢語詩歌來阻礙重重。戴密微在出版《中國古代詩詞選》時,為了使漢詩能夠被西方讀者所理解,在序言《中國古詩概論》中盡量總結出漢詩中的韻律技巧,通過音步、平仄、對仗講解漢詩的格律形式,消除形式方面的障礙??梢哉f,戴密微從語言形式入手觀照中西詩歌語言差異的做法是重要的創見,對于當下漢詩研究仍具有非凡的意義。


            其二,關注詩歌形式與內容的密切關系,由此梳理漢詩形式的演進脈絡。漢詩與音樂有著密切的關系,戴密微認為要恰當地評價中國詩歌,就一定要考慮到音樂元素。中國早期詩歌(如《詩經》)需要遵循一定的曲調朗誦和吟唱,不同的曲調結構適用于不同的場景,賦的出現雖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古老的四行詩的嚴格韻律,但是曲調仍是詩歌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以產生了“樂府”這個專門網羅民間曲調的特殊機構,這些曲調進入文人詩,變成純粹的文學樣式,發展成后來五言詩、七言詩的節奏。但由于音樂曲調和詩歌內容的傳播不同步,經年之后,音樂曲調的結構與詩的結構逐漸失去意義上的聯系,這種現象最終產生了一種詩歌的新形式——詞,詞牌名所代表的音樂曲調與詞的意義不再對應和相關。所以戴密微敏銳地提出:詞與早期詩的主要區別是詞沒有音樂曲調和文字語義的對應,并且題材上更具民間性。戴密微對音樂如此關注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在實際生活中對音樂抱有強烈的熱愛,并且在音樂研究上擁有極高造詣。戴密微通過音樂來研究漢詩,梳理出了漢詩的形式的發展脈絡,為理解和欣賞漢詩中的形式與內容之間的隱秘關系尋得一把開啟的鑰匙。


            其三,關注詩歌的歷史文化背景,尤其注重在思想史中把握詩歌的內涵。漢詩“無一字無來處”,詩歌的意義早就編織在中國傳統歷史文化的坐標之中。除了有據可查的歷史事實,還有眾多“只可意會”的內涵存在于中國人的集體無意識之中,也因此詩歌對于中國人是更加具有自發性的產物,由此也將不同文化背景的讀者攔在門外。戴密微認為要把握中國詩歌,必須要關注中國的歷史文化背景,尤其要關注思想史。在此方法論之下,戴密微提出了禪在中國詩歌發展中的巨大作用。唐朝末年始,中國形成了一個詩歌創作靈感與禪悟相聯系的美學理論。宗教與詩歌結合在印度形成的產物多是訓誡和頌歌,在中國卻是詩歌中誕生了自然的抒情。在中國,僧侶所作的詩歌以及向禪宗尋求超脫的官場文人所作的詩歌呈現出與印度佛教詩歌迥異的思想,佛教的“妙悟”與詩歌中的“詩道”等同,中國詩歌注重直覺的反應和靈感的開悟。


            戴密微關注的另一個中國文化背景是中國人對山岳的崇敬和歌頌。成長于阿爾卑斯山脈的戴密微本就對山岳有濃厚的懷鄉之情,所以對于漢詩中常見的題材——山岳——展現出極大的研究興趣,因此撰有專文《中國詩歌中的山岳》。戴密微自稱是一位“老登山者”,懷著對高山的仰慕來看待漢詩中的山岳。戴密微認為中國人總是注視山岳而非海洋,中國的山岳既是皇家貴族的圣地,也是百姓賴以生存的寶藏,是登山游歷者的冒險,也是歸隱和修行的凈土,因此山岳成為中國詩歌的常見意象,并在中國詩歌中呈現出豐富的面相。中國詩人對山的書寫展現出了獨特的哲學價值和美學價值,也成為中國山水美學觀的重要組成部分。誠如戴密微感嘆:中國文學發現山岳,從中汲取藝術感應,這要早于西方近15個世紀。戴密微對禪和山岳與漢詩的密切關系的研究,是他從文化背景中去把握漢詩意涵的重要例證,為后輩研究者開啟了可供效仿的路徑。


            可見,在漢學大家戴密微的學術寶庫中,漢詩研究是他悉心呵護和賞玩的一顆明珠,他對漢詩的推崇和熱愛,是他廣博的漢學學養的自覺驅使,也是他宏達廣攬的胸襟的體現。他在不減損漢詩的文化意蘊和美學價值的前提下,往返于中西差異之間,為西方讀者研讀漢詩提供了理解的路徑。戴密微晚年開始激賞漢詩,雖然相比于他的宗教和敦煌學研究,他在漢詩研究上訴諸文字的成果并不算多,但卻影響深遠。他的漢詩研究充滿了極具啟發性的真知灼見,并由此培養和影響了一代杰出的從事研究漢詩的法國漢學家,其中最知名的要屬嵇康詩研究專家侯思孟(Donald Holz-man)、《古詩十九首》研究專家桀溺等,他們在漢詩研究上的耕耘和建樹使得法國漢學界一度沉寂的漢詩研究重煥生機,此番盛景的出現,絕不能忽視戴密微在此前的引領和開拓之功。


            


          天天综合网久久综合免费人成,国产色综合久久无码有码,天天爱天天做天天做天天吃中